烟薄荷

颓废期过的娃还有一堆东西要算QAQ

晚上份的脑洞,文章见评论区

有俩个家伙天天在作者面前秀恩爱怎么破?文章见评论区

【三日鹤】共感觉怪物(五)

【五】
设定人偶鹤&男巫师三日月
鹤球的体形……emmm参考蔷薇少女的人偶们,差不多就是那个大小。
*ooc慎入,不喜勿喷蟹蟹

鹤丸国永听闻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下意识地往四周看,瞥见躲藏于灌木丛中缩成团的今剑。
“嘘——鹤球桑你千万别出声,我们可是偷偷背着三日月出来救你的。”
“我……们?”
“还有岩融啦,不过他个子太高只好被安排在远处放哨。”
“道具魔法,进击的毛茸茸——”今剑屏住呼吸控制好魔法的力度,脚下泛起淡紫色的魔法阵光芒包裹着他,渐渐转变成一团团毛茸茸的白球。
而白球趁小乌丸和乱不注意直接蹦到鹤丸国永的耳边,窝在本来就浑身白的鹤丸国永身边简直毫无违和感。
“成功……接下来,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剑忽地被按住头从灌木丛中拎出来。
“这点魔力波动都察觉不到的话,为父的声誉可是会下降的呢。”
乱把今剑硬生生地拖到三日月面前,小乌丸说道:“三日月宗近,这个小不点应该是你们三条家的人吧。果然你还是惦记着人偶之心啊。”
“叫谁小不点呢!”今剑气呼呼地鼓着包子脸“是我自己要救鹤球桑的,和三日月没有关系。”
“你的魔力太弱了,最多也就能使用道具魔法这种低级魔法吧。”
“……小乌丸。”三日月皱着眉放下茶杯。
“只是阐述事实罢了,怎么了?到如今还不敢面对现实吗?”
“三日月”今剑颤抖着看向三日月“他说的事实……是什么啊?”
“小乌丸,你最好住口。”
“哦呀,我听说过关于你们三条家族的那件事情。”小乌丸的手直指今剑“其实真正的今剑早就死了,你不过是个魔法的仿造品。而正因为是个仿造品,你的魔法能力偏低,道具魔法并不是学院的帮你所选的,是三条家的人暗箱操作罢了。你难道想用这种没有任何价值的魔法,从我手里把人救走?”
“……够了。”
“道具魔法有意思?好玩?借口而已”
“火魔法——暗夜火狼。”
“三日月你再生气也不能烧了为父的府邸啊,看来晚上要露宿了。”小乌丸揉了揉太阳穴,乱藤四郎挡在他身前以免三日月出手“就算不说,今剑迟早也是要知道真相的,并且他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不是吗?”
火光映照在鹤丸的脸庞,他呆滞地看向站在逐渐烧毁的府邸前的三日月,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是哀伤还是生气还是难过。
“三日月,他说的是真的吗?”
“告诉我啊!……是真的吗?”
“……是真的。”
今剑的泪珠啪嗒啪嗒滴落在巫师的长袍上,远处看见火光而赶来的岩融愣在了原地。
“今剑……”

“当年的巫师中最为有声望的就是三条家族。”凡妮莎倒了杯红酒,玻璃杯倒映着绯红色的液体“不过三条家族的幺子今剑据说从小便是体弱多病,没能活过五岁。”
“而其父母非常疼爱这个孩子,甚至不惜使用禁术却让巫师上盟察觉到因此被关进黑域,貌似双双过世了。那个禁术中最重要的便是两人的血液,缺少两人血液的术,最后复活的不过是个仿造品。三条家族的今剑虽然小时候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在魔力测试中被高等巫师判定为极高,和其堂兄三日月宗近是同样的评定,至于那个仿造品的魔力可以说是低得可怜……”
“那么他还有存在的价值么?”
“客人,这可说不定啊。”凡妮莎笑笑“每个人都是有存在的价值的,不管魔力再低,不管是否是个替代用的仿造品,或者说有着不完美的地方,都是值得被爱的,每个人都是如此。”
“这杯红酒多少钱?”
“不贵。可是我还要加上讲故事的费用的哦~客人。”

“我不在乎你是否是所谓的仿造品。”
“今剑你,永远是三条家的今剑。”
“是我配不上你们……”
岩融拆开随身携带的纸巾擦拭着今剑的眼泪,很有气势地说道:“刚才那个家伙胡说八道!道具魔法很有用的!”
“只是这个吗?”
“还有啊,不管今剑怎么样都是我心里那个不会变的今剑,那个会和我抢糖吃的今剑,那个总是拿我当道具魔法试验员的今剑。”
“可是我……”
“今剑你的魔法挺好用的啊。”鹤丸国永拎着他刚刚赶来的坐骑大白蹦到今剑面前“你看你看我被救下来了不是吗”
“鹤球桑。”
“今剑你仔细看着我啊……嘭!”
“哇啊啊啊。”
鹤丸国永看着猛地被吓到而像树懒一样抱着岩融的今剑说道:“人生必须要有惊吓,否则心会比身先死。”
“心脏都快被你吓死了啊。”今剑气嘟嘟地指着鹤丸国永掉落在地上的恶搞道具lv.666。
“怎么样,心情好点了吗?”
“……可是。”
“别什么可是了,你永远是三条家族的今剑,没有拒绝的权利……”三日月宗近说道“没有你的话他们会不习惯的”
“就是啊你看看这帮大老爷们一个个都大叔样,除了三日月宗近。没有你这个小鲜肉的话三日月可能也会被传染成欧吉桑的。”鹤丸打趣道
“不可能。”三日月表示反驳。
“其实我在凡妮莎阿姨那里已经听说过你的故事了。”鹤丸偷偷凑过去说道“她最后说的是:每个人都是有存在的价值的,不管魔力再低,不管是否是个替代用的仿造品,或者说有着不完美的地方,都是值得被爱的,每个人都是如此。”
“而且你看看这几个人都这么闷骚,你要是不在我可能会被闷死。”
“闷骚着实不敢当。”三日月冷冷地说道。
“妈呀他耳朵怎么这么灵……”鹤丸国永瑟瑟发抖地躲在今剑身后。
“多谢夸奖,本人耳力还是不错的。”
“略——”鹤丸偷偷在后面朝三日月做鬼脸。
“差点忘了这次还要感谢你跑来救我啊。”鹤丸从包里掏出卫龙辣条“特别好吃你尝尝。”
“谢谢鹤球桑。”
“那什么,我叫鹤丸国永。”看来三条家族的巫师是不可能叫对自己名字的了

【可能带着点自己的体会吧,春卷饭里无梦之梦那句“不完美也没关系吗,也能得到温柔的爱吗”真的给我很深的感触】

番补完了……
杜兰明知道自己会被杀依然对国王忠诚,却不想让自己的同伴丧生而特意安排同伴的去处并打算向国王隐瞒……死的时候眼泪唰唰唰就掉了

王妃最后还是喝下了毒酒
明明知道那是毒酒
这世上再也没有担心路易会孤独的人了

后期真的一直虐罗宾三观,先是杜兰,然后是老师,现在是王妃和安娜,看着身边亲近的人一个个死去却无能为力……特别是王妃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啊如果不是王妃他根本没有学习这么多的机会

最初的四剑士,只留下男主一人白发苍苍看着安娜当年留给他的花瓣【可能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吧】

真大佬.穿着女装照样打败你.迪昂

【三日鹤】共犯者(二)

【二】
*本文世界观为私设【其实就是懒得查资料,大脑里目前都是不会算的基础平面图(算了半天才发现其中有算错的迷茫)】,ooc请慎入
*不喜勿喷蟹蟹
ps:标题可能和文没有半毛钱关系,可能有一毛钱关系。

遍地的鲜血刺激着鹤丸国永的神经。
他抬眼教堂的上方悬挂着几具面目狰狞的尸体,透过玻璃的阳光清楚地让他看清这些尸体的模样以及曾经遭受如何残忍地对待,而胃里像是有什么在翻滚地难受却没有疼痛感。
拖着发抖的身体想要挣脱开这些事物,忽如其来的枪鸣声不得不使他定格在原地,缓缓低下头腹部的血已经蔓延,整个人的力气如同被抽空般瘫软在地上,逐渐陷入黑暗再也不见光明。
“嘭——”鹤丸国永斜着躺在床板与地面间就差与卧室地板亲密接触。
刚才的只是梦。
鹤丸捏了把自己的脸意识到,揉了把凌乱的银发钻回被窝里打算继续睡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仿佛闭眼就能看到满地的鲜血。
深夜的便利超市只有那台孤零零的无人付款机,鹤丸拎着购物篮寻思着要买些什么陪他度过无心睡眠的漫漫长夜。
三明治,啤酒……对面忽地伸过来双白皙的手,警觉如鹤丸激灵地缩回了爪子
“抱歉啊哈哈哈。”取出上货架的罐装乌龙茶,穿着病号服的男子透过缝隙浅笑着说道,笑起来的时候瞳孔中如同有新月般耀眼。
鹤丸国永并没有介意什么,最近连带市区也甚是混乱,夜间出行必须多注意会出现怎么样的意外情况。只是忍不住多看几眼男子绝美的容貌,按捺住心里的疑惑去付款,比如为什么这个人穿着病号服还敢深更半夜到处乱跑,长得太好看也是容易招惹危险的因素。
“那个……请问你知道去市区医院的路吗?”
鹤丸国永拎着环保袋要踏出超市的门的时候身后的病号服男子叫住了他。
“你不认识路?”
“我就是出来散步迷路了才到的便利超市。”
鹤丸国永自然是不肯多管闲事,就算是身处市区也可能潜伏着危险,何况他得罪了不少组织更需要小心谨慎,本想打发眼前的男子走时却被对方猛地撞开。
“疼……嘶”鹤丸国永揉揉因为撞到墙而疼痛不已的头部,正在内心思索对方奇怪的行为时发现便利超市的玻璃门上的子弹痕迹。
如果不是他撞开了自己,按照推算子弹现在已经飞进自己的脑门。
“多谢……”话还没讲完对方像是察觉到什么拉着鹤丸国永的手就跑向小巷。
鹤丸国永纵使一头雾水也只能跟着这位神秘的病号服男子飞也似地跑,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人的气质仿佛能够让自己相信只要跟随他就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

“三日月不见啦——!!!”
今剑皱着眉思考自家老板可能会去哪,不过据他所知三日月的路痴属性,连他也难以想出三日月会出现在何处。
“我已经向正规军第四部队总队长发送三日月的人物画像,一旦看见他出现在正规军所掌控的监控摄像头中就会立刻通知我们。另外潜伏着的七队也开始市区的寻找工作,只要三日月不会跑去荒郊野岭就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就怕他真的跑去荒郊野岭了。”
“同感。”
“不用担心”莺丸淡定地喝着绿茶“他身上带着物吉开过光的符咒,普通的牛鬼蛇神还真靠近不了他。我也已经联系大包平让他们加大搜索力度了。”
“……只能希望他不会出什么事了。”

“没事吧。”
“……没事”鹤丸喘了口气扶着墙,顺便打开袋子里的瓶装矿泉水往嘴里灌才缓过来,反而看上去瘦弱的病号服男子连气都不带喘的。
“抱歉刚才撞到你了,但是如果我不这样做你会丧失生命。”
鹤丸国永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子,表面上真的完全看不出来这个人拥有绝对警觉的能力,然而却实打实地比自己更能够抓住危险的间隙把握生机。
“这里鹤丸国永,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三日月宗近。”
趁着握手的时候鹤丸看清楚了三日月宗近的手,虽然白皙纤细但是一看就能看出来这是双经常使用枪械的手,不由得眯了眯眼思考着来者的用意。
救命也不一定是白救的,如今的世道有会愿意为了陌生人而出手相救?
他也是见惯了生死的人,对无法拯救的死亡早已麻木,能够支撑他活下来的不过是因为内心那点信念的火苗。
三日月倒是不着急,在不远处废弃的工厂找到可以歇息的地方悠哉地喝着罐装乌龙茶。
鹤丸国永用溪水清洗了把自己奔波大半夜而疲惫的脸庞,转身看见三日月很精神地打着太极。
这生活方式怎么有点像隔壁老爷爷?
说起话来也很像。
“所以现在我们是在哪?”鹤丸撕开三明治的包装一边啃着一边询问三日月。
“……我也不知道”
“那你把我拉着往这里跑?”
“至少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哈哈哈哈”
“居然还笑得出来……小贞和光忠还有修女阿姨一定很担心。”
【有事没事半夜出来乱逛的下场】
“不用担心,会有人找到我们的。”三日月淡定地吃着鹤丸买的甜甜圈。

“鹤丸他大半夜的跑哪去了!”修女又气又急得直跳墙“万一出什么事可怎么办呢!”
“修女阿姨不要着急,我和伽罗酱出门去找他,你和小贞就先待在教堂等我们的消息吧。”
“心里还是有点放心不下……你也知道鹤丸这孩子总让人担心得不行。”
“放心吧修女阿姨,他总是有意想不到的运气呢。”
“……我也承认这家伙运气不错。”
“嗯,那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啊!”
“好的——”
修女和太鼓钟贞宗目送着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远去,阳光洒落在教堂的十字架上。
“神啊,请保佑这几个孩子不会有事”

“听见声音了么?”三日月看向鹤丸。
鹤丸国永的确隐约听见了众多人走来的脚步声,扶着破烂的楼梯走上废弃工厂的二楼掏出随身携带的伸缩望远镜。
“一群奇怪的人……”鹤丸向三日月宗近禀报“都披着黑色骷髅的长袍。”
“那我们得躲起来。”
“异教徒可不好惹。”
“异教徒?”虽然有听修女提起过,但是接触到还是头次。
“要不我们留下来看异教徒的模样”鹤丸提议道。
“不怕死的话可以陪同。”三日月挑眉,他很少看见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好奇心只是其次,异教徒是当年灭门惨案的帮凶才是最重要的。

小月形的技能也挺不错emmm拿着它夜行不会迷路

最近的我就这表情

【三日鹤】共犯者(一)

【一】
*本文世界观为私设【其实就是懒得查资料,大脑里目前都是不会算的基础平面图】,ooc请慎入
*不喜勿喷蟹蟹
ps:标题可能和文没有半毛钱关系,可能有一毛钱关系。

教堂的钟声响起的那刻,原本应该有的平静却被喧闹和混乱撇在角落。
雨水洗刷着一切不真实。
银色的短发被雨打湿,眼镜所能看过去的视线模糊不清,只隐约听见枪械直指着他的声音。
那些围绕着他的警惕的眼神紧盯着他手上所持的尼泊尔弯刀。刀上残留的血迹被雨水冲刷而去,他们眼中鹤丸国永所犯的罪孽却不会随着雨水洗尽。
“你可别乱动。”说着死死盯着他的左手和他裤袋里微露的沙漠之鹰。
鹤丸不屑地扫视着眼前模糊的影像,一脚踹了块门板过去把成堆的狗腿子吓得不轻,要说这些下三滥的什么组织还真的是传闻中的无比镇定。至于镇定程度已经到拿起枪的时候都浑身哆嗦,晃得他眼睛有点花,随手拿起身边没喝空的啤酒罐嚼着在快餐店买的冷掉了的汉堡包。
瞅见远处跑来个长得贼眉鼠眼严重影响市容的小子在头目耳边嘀咕了两句,头目的抬头纹皱巴巴像个老奶奶似的,被保镖团团围着抄起用得并不顺手的洛克克18朝那块被鹤丸国永大力出奇迹踹过来的门板开了一枪,走几步回头用各种污秽的言语辱骂鹤丸国永,而鹤丸看起来并不在乎的表情让他在心里吐了口老血。
“鹤丸哥你没事吧!”
匆忙赶来的太鼓钟贞宗在雨幕中看到鹤丸国永外套满身血的时候心里像是被揪住了,得知这不是鹤丸流的血后才缓过来。
“真没事——”鹤丸无奈地看着仔细打量着他不肯放过任何细节的太鼓钟贞宗“他们不敢打我这种等级的神枪手”
“切……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说着太鼓钟贞宗狠狠地瞪了他了一样,然而在鹤丸眼里这种眼神就像是小孩子生气般。
“有回你身上多处中枪,连平时看似冷淡的俱利哥都吓得不轻更何况我和咪酱。”太鼓钟贞宗锤了他一把。
“啊——我被捶到重伤起不来了。”鹤丸国永顺势倒下瘫在没被雨淋到的棚里
“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正规军快要来了赶紧撤吧,不然那些组织怎么会忽然放过你,而且对于正规军来说你同样是个有威胁的杀人犯。”目睹鹤丸装重伤全程的大俱利伽罗说道“被他们逮住我可不管。”
“哎呀真是不可思议大俱利居然说了那么多话,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这样,要不我们留下来看看正规军是什么表情?”
全剧以鹤丸国永被两人拖走而终。

“三日月,五十子城如今那么混乱。老师我已经向上级请示把你调回都城,虽然名额不多但是我还是有信心……”
“不用。”
“你别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五十子成不是正规军的地盘了大街上到处乌烟瘴气据报道连白天出门都会有生命危险而你现在是个病人更需要离开那种地方,再说了你的家人也时刻惦记着你……”
“惦记着我手上的钱财和我可以用来联姻的利用价值。”三日月冷冷地说道。
“不劳烦老师费心了,顺便替我转告盯着我财产的那批狼:我就是把三条家的财产都捐了他们也别想拿到手。”
明明听起来温文尔雅的声音却让电话线那头的人们手上都是冷汗。
前来探病的秘书今剑一把把电话挂断,岩融也果断地把电话线拔了。
蹭茶喝的莺丸则皮笑肉不笑地对三日月说,不介意的话可以让大包平立刻去把这些人的嘴缝上。
“我自己迟早会解决的。总不能害得你们丢了职务,那就是我的过失了。”
“要是要与这种丑八怪结婚。”岩融都不敢再多看一眼所谓的亲戚家人热烈推荐的联姻对象的照片“我宁可这辈子都单身。”
“可不是嘛……”小狐丸拎着刚买好的盒饭进来“古人云: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大抵就是老板你倾国倾城的容颜了,娶这种丑八怪还不如娶门口的小护士呢”
一时间病房里众人看小狐丸的眼神都有点奇怪。
“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油豆腐吗”
“小狐丸哥。”今剑啃着苹果说道“你是不是看上门口的小护士了?”
“……才没有我就是举个例子。”
“真的假的。”
“我有点不信啊。”

“修女阿姨,饭菜都准备好了吗?”
“嗯,不过鹤丸他们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最近城里很混乱呢。”
“他们命大不会有事的。”烛台切光忠这样安慰着修女也顺便安慰自己的内心
“锵锵~鹤丸国永回来了。”伴随着灰土扬尘和作者大福子的后期特效,鹤三岁披着大俱利友(bei)情(qiang)提(guo)供(lai)的墨黑色的风衣飞鹤展翅似的立在修女和烛台切面前。
“吓死人了——谁叫你黑不溜秋地冒出来的,还有你穿出门的外套呢!?”
当修女看见大俱利手上提着的那件沾染鲜血的白色外套时整个人都散发着黑气
“鹤丸国永,好好解释一下这件外套是怎么回事,出门前我提醒多少次别弄脏。你倒好这上面都是哪来的血迹?”修女一边吼一边仔细打量鹤丸国永到底有没有受伤。
“修女阿姨这都是别人的血。”太鼓钟贞宗好心提醒道。
“真的是你这家伙——”修女揪住鹤丸的耳朵叹了口气“人没事就好……”
“抱歉让阿姨担心了。”
“你还好意思说,四个人里就你最不让人不省点心……饭菜都快凉了赶紧吃饭去吧。”
“嗨——”
修女看着眼前的四人的模样心里也是万分感慨,当年被教堂的老修女收养的时候一个个都还是小豆丁,那个时候的自己也还是个年轻的修女。仿佛转眼间就都长那么大了,却还是让她有点不放心
他们身上要背负的不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轻松,而是当年灭门惨案的真相。

【作为一个全民枪战的玩家感觉写枪名是真的顺手啊用什么写什么2333虽然还是喜欢用狙击,话说我又开坑会不会被打bushi】